菜单导航

三尺•人物|一所百年小学的少年往事

作者: 张馨予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31日 06:40:32

济南珍珠泉人民会堂,从未有一所小学举办过这样的典礼。因为鲜少有一所小学,会拥有长达130年的历史;更少见哪场同学之间的聚会,令千人会堂座无虚席。 

百年校庆

10月29日,济南的晚秋。珍珠泉大院里的梧桐已经落叶多日,阳光落在青黄杂错的树叶上,色彩饱和成一幅油画。这座伫立在闹市中的大院向来安静。

下午1点,人民会堂前人头攒动,安静戛然而止。

门口左边摆出了一道长桌,签到处已经挤得水泄不通;挤出签到处的人来到右边,他们先是拿出手机互相留下合影,然后在一面两米高的幕布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紧接着,大家把手握在一起热切地攀谈,观其神态,似是老友久别重逢,又像邻里亲朋。

1点半,一个声音打断了热闹的交际现场。

“各位青龙街小学的校友,请大家凭票入场就坐,没有票的老师儿(济南人彼此的敬称)不好意思了,麻烦等典礼开始了再进去看看,没准儿有座。”说话的是青龙街小学的老师,说完之后,她扭头跟同事说:“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啊!”

(右1 吕传贞)

人群中,吕传贞的头发乍一看是黑色,凑近了瞧,花白的发根透露了年纪。他手里拿着一张票,主动拉着记者的话筒说:“威海的、滨州的、济宁的,我们都是外地赶过来的。50多年过去了,我们1963届2班的同学还是团结!”

这天,是青龙街小学130周年校庆。

济南珍珠泉人民会堂,从未有一所小学举办过这样的典礼。因为鲜少有一所小学,会拥有长达130年的历史;更少见哪场同学之间的聚会,令千人会堂座无虚席。

校方自两个月前开始邀请校友,校友里的老济南自不必说,走街串巷着就把消息散出去了,让校长韩爱民没想到的是,别市的、外省的校友,接到邀请后,也几乎全部热情地承诺赴约,甚至几个国外的校友,还发来了视频贺信。

他曾是少年

会堂的1000多个座位上,有满头白发的老人,有着装讲究的青年,还有穿着校服的孩子。他们的脸上写着复杂的身份和巨大的年龄差,放眼望去,很难从外在为这1000多人寻找一个共性。

但当涤去漫长的岁月,他们又似乎回归了同一语义——少年。

下午2点,校庆典礼在国歌中拉开帷幕。

孩子们抬起右臂,行着少先队礼。90多岁的尹承兰一手撑着拐杖,一手扶着隔壁的人,向大屏幕上的国旗行着注目礼。

(尹承兰上台接受校友献花)

尹承兰1953年上任,是解放后青龙街小学的第一任校长。当年,她带着全校40多位教职工和28个班级的同学搞了劳动建校,大家没花一分钱,把学校的操场扩建了一大圈。

奏唱国歌时,还有一个人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个袋子,她是1957年入学的赵金凤,袋子里是她当年的毕业证书、三好学生奖状,今天一早,赵金凤从北京赶来,要亲手把珍藏了近60年的旧物捐赠给母校。

(赵金凤的毕业证书)

赵金凤的旁边,坐着一位戴帽子的老人,年龄在70岁上下。典礼节目刚刚进行到播放校庆宣传片,他就开始用手抹眼泪。

他叫史震宇,1963年入学。那时的小小少年,只知道母亲也曾在这所学校毕业,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与青龙街小学的缘分,将绵延史家四代人,被传为一段佳话。

几个歌唱节目过后,史震宇正了正坐,等待已久的那个特殊节目,终于要开始了。

护城河畔的一家四代

灯光熄灭,千人的会堂悄然无声。此日的庆典也是校史电影《护城河畔》的首映典礼。

两个月前,青龙街小学陆续邀请各届校友回母校参加升旗仪式,老校友们分享了许多校园故事。

“本想把这些感人的故事整理成册,但又觉得形式太单一,我们就加把劲儿,拍部电影吧。”韩爱民和其他青龙街小学的老师从未有过拍电影的经验,直到在寻访校友时听到了史震宇的故事,拍电影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不是做什么商业电影,演员就从本校师生和家长里选拔了。”

两个月要拍摄一部半小时的电影,时间不算宽裕。摄制组在济南章丘取景时,操场戏被压缩在一天拍摄,那天,好几个本色出演的小学生每人晒出了一件“白背心”在身上,老师们心疼了好几天。

“时间过得真快,我孙子都上小学了。”

会堂正在播放的电影画面中,出现了一位老人和一对年轻夫妻。老人接着说:“你们的奶奶逢人就说,他们学校出门就是护城河,可美了。”

屏幕里老人的话音刚落,史震宇的眼泪再次顺着爬满皱纹的脸颊,落了下来。

(史震宇)

他就是电影中的老人原型,这句台词,他曾在现实生活中,说给了自己的儿女听。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