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作者: 张馨予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6日 10:13:30

原标题:摩登兄弟刘宇宁 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大不了回老街直播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刘宇宁已能站上中国标志性演出场馆的舞台。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摩登兄弟乐队成员,从左至右依次为阿卓、刘宇宁、大飞。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学校助教-摩登兄弟刘宇宁:已想好不红的退路

首张专辑中的部分单曲,目前新歌正陆续更新。

上周六晚,摩登兄弟“成长风暴”演唱会上海站完满落幕。至此,从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到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身为摩登兄弟主唱的刘宇宁,已经站上两个中国地标场馆的舞台,举办了三场万人演唱会。

当时间回到半个月前,8月15日下午7点,离摩登兄弟“成长风暴”演唱会第一场北京站开唱只剩不到48小时的时间,身高189cm的刘宇宁从化妆间踱步进入排练室,弯腰将自己折坐进了新京报记者面前的椅子中。

看起来,他还没有从刚才的一场小憩中解除疲惫。经历半个月的反复排练后,刘宇宁已经带着他的音乐走到了“高考前的最后冲刺阶段”。而这场高考一般的演唱会,虽未重要到改变主人翁命运的程度,但也无疑成为当今时代娱乐行业和造星文化的某种象征——

一位普通家庭出身的东北大男孩,通过网络直播翻唱收获千万粉丝和亿万点赞,最终跻身演艺圈一线流量行列,凭借实力与人气登上北京地标场馆举行个唱。无论是用作前沿观察的行业报道,还是撰写励志追梦的深夜鸡汤,这则故事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素材。

不过,当掀开那张足够厚重的网红标签,这位故事的核心书写者,真的在全情享受主角光环吗?所幸,刘宇宁足够坦诚。在40分钟的采访时间里,他将自己来之不易的幸运,与挥之不去的困惑,向我们一一道来。

1 “歌手”界的闯入者

2019年1月,长沙市。湖南广电大楼旁,数百名身穿黄色雨衣的女孩坐在马路牙子上,于寒风中固执等待着偶像的出现。路过的人总会回头张望,然后默默读出她们身边或大或小的灯牌上最显眼的7个字:摩登兄弟刘宇宁。

与大楼外应援氛围相反的,是空气有点凝滞的节目后台。又一场《歌手2019》节目录制结束了,刘宇宁惜败说唱组合ANU,止步于踢馆赛阶段。“你能分析下自己的失败原因吗?”当身穿皮衣的刘宇宁进入群访间后,有媒体向他抛出了这个问题——显然,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带着审视而非欣赏的目光望向这个“歌手”界的闯入者的。“因为我唱得还不够好呗,”刘宇宁笑了笑,谦和中带着一丝无奈。

“为什么是刘宇宁?”从在短视频平台直播翻唱爆红,到亮相《歌手2019》与刘欢、齐豫等人同台竞技演唱,这个问题在当时终于大规模引起了人们的讨论。作为新型传播文化下的爆款案例,他也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是我?

2 为什么是他?

“我觉得我就是属于幸运,中奖了。”在半年前提及“失败”时,刘宇宁将原因归结于自身,而半年后回应“成功”时,他却给出了这样一个关乎机缘巧合的答案,“我觉得这个时代真的特别好,以前如果你想做歌手或者艺人的话,一定得通过签公司,但现在网络时代的一些APP软件会让你迅速曝光,但是同样竞争也更激烈了。我能出来的原因,我觉得就是幸运,就是中奖了。”

“除了幸运之外,就没有别的因素吗?”在新京报记者的追问下,刘宇宁思考了片刻,“我觉得幸运大概占90%,剩下的10%,是坚持。”

1990年1月8日,刘宇宁出生在灵宝市丹东市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他,一直按捺着自己想学钢琴的念头,“那时候家里条件真的是不允许,收入只靠我爷爷一个人,所以我就一直没有机会去接触音乐。”不被允许的经济条件,加上文化课成绩不够优秀,刘宇宁早早选择了一条与现在相离甚远的厨师路,“那就学个手艺吧,起码以后咱饿不死。”

不过,在学手艺的过程中,刘宇宁一直没有放弃往音乐圈靠拢——有店铺开业需要路演,他二话不说,没有酬劳也愿意去唱歌;去饭店打工的第一个月发了200元工资,他从里面抽出来180元买了把吉他,“那把吉他特别次,但我已经没钱找老师学了,所以就四处打听,谁会弹吉他我就去找人家教我。”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刘宇宁找到了一个酒吧驻唱的机会,开始从“少年音”向有故事感的“烟嗓”磨炼。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