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学校招商项目-漂在长沙的年轻人,20平米的房间里住8个人

作者: 张馨予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7日 19:39:19

    潇湘晨报2019年8月27日讯 8月初的一个晚上,不知是谁提议,住在时代公寓的六个二三十岁的男孩买了一箱啤酒,围坐在客厅,大聊人生理想。阿钟也是其中之一,他没说出口,只是暗下决心:50岁之前要在长沙买两套房。他今年25岁,来自永州,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工作。

    但在梦想实现之前,他还是得住在这个逼仄的公寓里,六间卧室一共摆了15张双层床,大部分的床位都租了出去,最大的房间大约20平米,能住8个人。

    在一线城市有“北漂”“沪漂”的艰辛,而也有许多来自湖南其他市县,在长沙打拼的年轻人,他们大多刚从学校毕业,工作不稳定,工资不高,在押一付三、一年起租的压力下,只好暂居在群租房里。也许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只有一张宽度不到一米的小床,但这对于许多在城市艰难维生的年轻人而言,依然是一个还算温暖的港湾,他们在这里存放着友情和梦想。

    01

    25元一天的群租公寓

    去年7月,小杨从怀化老家来长沙找工作,第一次去时代公寓看房,本来是打算就住在这里的,但一进房间,她就退了出来。

    这里和她的想象差太远了,6间卧室里一共摆了15张双层床,大多数床位都租了出去,最大的房间大约20平米,能住8个人。公寓里的房客大多是长租,一般是几个月,最久的住了四年,东西多且杂乱,零散地堆在床边,想要平放打开一个行李箱都要先清理一番。

    从公寓出来后,小杨绕着附近的贺龙体育馆转了两圈,一边走一边想: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她还是回去了。时代公寓的房租便宜,一天25元,整租一个月的房租是400元左右,只需要50元作为押金,没有租房期限,无论是住一天还是一年都可以。小杨只付了7天的房租,打算找到稳定工作就搬出去,但这一住就是一年。

    许多刚来的人都像小杨一样,转遍整个房间,很难找到满意的地方。床宽不到一米,踩在上下铺之间的梯子上,整个床都跟着一起摇晃,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阳台的晾衣架上,刚洗完的短袖衬衫和积了灰的羽绒服挂在一起,一件挨着一件,到了阴天,衣服要晒好几天才能干。窗边的栏杆上也挂满了内衣和袜子,衣架顶着玻璃,支成了一个斜角。

    公寓里的房客大多来自湖南除长沙之外的其他市县,一般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也有一小部分来自其他省份,在长沙出差或旅游,刚来公寓觉得被网站上的照片欺骗了,但想着毕竟房租便宜,另寻住处又是一番折腾,就先勉强住下了。

    原本这套房间里只有女生,但去年10月,一个空置的房间陆续住进来几个男生。女生们不愿意,但房东说另一处的男生公寓住不下了,等那边腾出房间就让他们搬过去。但大半年过去了,公寓里的男生寝室从一间变成了三间。

    阿钟是今年2月搬进来的,永州人,今年25岁,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上班。和很多中介不同,阿钟很腼腆,话不多,常带着黑色的帽子和口罩。他没有基本工资,每卖出一套房子,能抽成交额的百分之一作为佣金。阿钟做中介不到一年,有些前辈每个月能卖出去一套房子,他要两三个月。好在他的工作时间比较灵活,今年6月,他还兼职送过一段时间的外卖。

    住在阿钟寝室对面的李阳则是全职送外卖,他今年30岁了,在时代公寓里算是高龄。李阳每天早上九点左右出门工作,直到晚上十点多,电瓶车快没电了才回家,每天大约送60单,一个月能赚三千多元。他原本和女友一起租了一套房子,但今年4月,女友回益阳老家照顾生病的父亲,李阳觉得自己一个人租房不太划算,便住进了时代公寓。他已经找好了新的租房,等女友回长沙就一起搬过去。

    02

    他们为什么不离开

    住在时代公寓的人都承认这里的居住环境算不上好,但长租的人也都有各自的理由。

    小杨住在时代公寓的一年里,不是没想过搬走。她看中过公寓附近一套两室一厅的出租房,房租每月1800元,房东还要求押一付三、一年起租。但她在公司做新媒体运营,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千多元,如果找不到合租的室友,她很难一下子拿出7200元。而且,2019年技工学校毕业之后,小杨至少换了五份工作,每一次连试用期都没过,她就因为各种原因而选择辞职。由于工作一直没能稳定下来,小杨只好继续住在时代公寓里。

    住了一年,小杨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就像技工学校宿舍一样”。她住的是六人间,同寝室的还有三个女孩和她年纪相仿,也是长租,四个人很快就熟悉起来,常在下班回到公寓后一边一起吃外卖,一边聊聊工作上遇到的事。“我是一个比较怕孤单的人,如果要我一个人住,每天下班回家都没人说话,我肯定也不太适应”,小杨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