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隔空喊话:劲敌哈��和滴滴在顺风车这件事上

作者: 张馨予 发布时间: 2022年11月24日 17:06:17

  在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发布公开信两日后,今日(4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哈��出行以哈��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江涛名义,与滴滴隔空喊话,称滴滴顺风车在安全和合规方面做的努力,在很多方面引起“共鸣”。

  针对此前张瑞公开信的相关措施,江涛在信中表示,“已经得到落实”,并“在不断完善中。”具体而言,主要分为如下四点措施:限制车主的接单次数;切除顺风车的社交属性;严苛的车主准入门槛;7×24小时客服服务,警企联动快速响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哈��所提出的四点措施,与此前滴滴提出的整改方向极为接近,似乎表明,包括限制车主单量在内的措施有望成为顺风车业内共识。

  今年1月25日,哈��顺风车正式上线。就在上周四(4月11日),哈��出行方面还表示,就哈��顺风车而言,其将与各地公安系统对接,对司机背景进行动态筛查,不合规的司机将被禁止进入平台,进入平台后出现违规、违法、犯罪行为,也会被筛查出来,并从平台剔除,信息同步公安部门。

  同时,其还进一步指出,平台在与公安系统对接试运营中,已经通过动态筛查,筛选出的问题司机上万名。

  以下为哈��出行4月17日发布的公开信全文――

  《致滴滴顺风车张瑞的一封信》

  张瑞:

  你好!我是江涛,4年前加入哈��出行,现在担任哈��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

  昨日看完你写的公开信,信中提到你和你的同事对去年发生的两起顺风车悲剧事件的反思和自责,以及滴滴顺风车最近在安全和合规方面做的努力,在很多方面引起了我的共鸣,所以提笔写下我的一些思考。

  经常有人问我哈��为什么要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做顺风车?

  我们的初心其实很单纯,哈��已经为2亿用户提供覆盖3公里出行半径的共享单车服务,我们的用户同样也期待一种普惠的、绿色的中长途出行服务,只有顺风车这种车主分享空座的共享模式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坚定地开展了顺风车的研发。

  关于你文中提到的顺风车安全和合规方面的措施,在哈��顺风车已经得到落实,并且在不断完善中。

  一、限制车主的接单次数是让顺风车回归本质的有效做法

  哈��坚持顺风车要回归合乘出行的本质,车主分享空座,与合乘人分摊合理的出行成本。坚决抵制利用平台变相从事非法营运的行为,所以哈��顺风车自上线以来严格遵守各地关于顺风车接单次数的相关规定,未明确规定的城市,哈��坚持接单次数不高于4次的原则。

  二、从源头上切除顺风车的社交属性

  哈��顺风车自立项的第一天,我们就定下了坚决不做社交功能的原则,打造一个纯粹的合乘出行平台。我们坚持不做自定义头像功能,禁止司乘双方社交评价,用虚拟号保护个人隐私等。

  三、用严苛的车主准入门槛为安全设下防火墙

  我一直相信严苛的准入门槛是防范风险的关键,哈��一直在尽全力把可能带来安全问题的人挡在门外。车主要经过实名认证、驾驶证和行驶证验真、公安背景动态筛查、人脸识别等环节才能在哈��顺风车接单。

  四、7×24小时客服服务,警企联动快速响应

  为用户设置7×24小时的安全专线,并与多地警方建立了绿色通道,对安全相关的数据进行实时对接,保障遇到紧急问题时的响应速度。

  张瑞兄,真心希望你能在追求规模增长的过程中保持应有的敬畏之心真正落实你在公开信中提到的整改措施。

  我坚信垄断会阻碍行业的持续进步,哈��的加入一定可以促进良性竞争,让我们一道为用户提供更好的顺风车出行服务。

  哈��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江涛

  2019年4月17日

  以下为滴滴出行4月15日发布的公开信全文――

  《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

  大家好,我叫张瑞,6年前加入滴滴,现在担任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

  我曾作为团队的一员参与了早期顺风车的上线,经历过挫折,经历过困难,也见证了顺风车的成长。但过去的这段时间,是我在滴滴最为煎熬的日子,也是顺风车上线以来最黑暗的时刻。

  去年两起令人悲痛的事件,让我和我的同事感到无比痛心和自责,痛心生命的逝去,自责我们未尽到责任。团队的同学们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怀疑自己当时选择加入顺风车的决定是不是错了,怀疑我们的价值观是否真的如别人所说的“扭曲”了。我们做顺风车产品的初心,是想把闲置的资源盘活,是帮车主通过分享空座实现分摊出行成本,帮乘客更便捷地出行。但悲剧的发生,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在追求规模增长的过程中丢掉了应有的敬畏之心,我们并没有真正理解这个行业,没有认识到线下出行场景的复杂性,忽视了应尽到的责任。再次说声对不起,我们辜负了用户的信任。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